相关文章

惠州医疗废弃物流向了哪里?

来源网址:

    小金口一企业流水线上,工作人员正在回收利用废旧输液瓶。南都记者田飞实习生 林安迪 摄

    南都讯 记者李立君 医疗垃圾被曝制成餐具流入市场后,医疗产生的垃圾分类处理持续受到市民关注。日前,南都记者了解到,惠州各个医院产生的医疗垃圾以及废弃包装物,除了部分被销毁外,另一部分流向位于惠城小金口的一家回收再生公司,“全省超过20 %的医疗输液瓶流向这家公司,被回收再加工。”

    6个城市的医院输液瓶流向小金口一公司

    据市民报料,包括惠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在内,惠州市不少大医院所产生的医疗垃圾被卖给了小金口一家公司,作回收再利用。

    “报纸上报道说,医疗垃圾被制成餐具流向市场。”要求隐去姓名的报料人说,他担心惠州的医疗垃圾也被非法利用了,他得知惠州各家医院也将医疗废品卖掉了,“应该没有毁掉,而是制成其它东西了。”

    按照报料人提供的信息,5月21日中午,在市第一人民医院生活废品储藏室,南都记者看到,两名废品收运工人从储藏室内搬出黑色的塑料袋,装进运输卡车里,黑色塑料袋里装着用过的医用输液瓶。

    “我们跟第一人民医院有合同,收运处置这些未被污染的塑胶废品。”其中一名工人告诉南都记者,他们每次来拉货都有三联收运单,一份给医院,一份公司自己留底,另一份交给监管部门备案。

    南都记者跟随这辆运输车来到工人所说的公司。

    这家公司名叫佛山市芸安恒信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惠城区小金口高窟河(马岭段)附近。“惠州市大部分医院的未被污染的废品都送到我公司,尤其是这些输液瓶。”该公司总经理罗海舟坦言,除了惠州外,广州、佛山、河源、潮州、珠海五个城市的四千余家医院都与该公司签订收运处置合同,这些医院产生的未被污染的废品被该公司收购。他向南都记者提供了收运统计单,“惠州医疗机构85%的输液瓶、全省超过20%的输液瓶都运送到这里来回收再生。”

    南都记者通过佛山工商局查询获悉,这家公司拥有医疗产生未被污染塑料废品回收再生的运营牌照和环保部门发放的污染物排放许可牌照。据了解,在广东省内,同时拥有这两种牌照的公司只有四家,而这家公司规模是最大的。

    “医疗废品回收再制成的产品是不能用作餐饮器具的,也不可应用于原用途。”罗海舟透露,根据国务院《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以及(粤环【2013】73号文)《进一步加强医疗废物管理的通知》医疗废品在源头分类收集,使用后的玻璃、塑料一次性输液瓶(袋),未被病人血液、体液、排泄物污染的不属于医疗废物,不必按照医疗废物进行管理,但这类废物回收时不可用于原用途……”罗海舟出示了这些文件并找出了文件中这些字段,他补充说道:比如针头、刀片、安瓿瓶,或被病人血液、体液、排泄物污染的医疗器具等,是坚决不能被回收再利用的,回收了就是违法。

    不可回收医疗废物由另一公司处理

    据了解,惠州市内产生的医疗废物是通过惠州市宝业医疗污物处理公司进行销毁处置的。

    南都记者从惠州宝业医疗污物处理有限公司获悉,在相关部门的监督下,不可回收的医疗垃圾的确由该公司进行销毁,前期医院对垃圾分类的培训非常严格,监管也非常严格。该公司表示自己也是有广东省牌证的企业。

    “我们通过卫计部门与惠州市各家医院建立了联系。”罗海舟介绍,在卫计部门的监督下,2014年他们联合惠州市宝业医疗污物处理公司对惠州市各个医院的医务人员进行了废品分类操作培训,并给医院免费配送了包装框袋等分类器具,从源头上促成对医疗产生的废品进行合理的分类,“比如,针头、刀片,碎玻璃瓶应该放在专用的黄色塑料利器盒里,未被污染的输液瓶放在蓝色或黑色的薄膜袋子里。”罗海舟指着分类宣传画册说:“向你们爆料的市民可能误解了。”罗海舟说,对这些废品回收的每一步都是在卫计部门监督下进行的,收运人员一旦发现现场回收品里面有污染物,立马就拍照通过微信通知公司,公司会向该医院发布通告。

    “这一张就是我们发给医院的通告。”上面有图片并写着:混杂带有针头的滴管,拒收货,该批次货物交由惠州宝业医疗污物处理有限公司处置。

    再生的原料流向生产拖把卫生洁具等企业

    回收后到底加工成什么?这是市民最关注的问题。

    “回收再生的效益确实可观,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些废品都能利用到极限。”罗海舟坦言,输液瓶橡胶塞可以制作成鞋底和橡筋等,瓶子上的纸标可以打成纸浆再利用,塑料瓶子经过消杀、分选、粉碎、造粒、制作成塑料颗粒原料,玻璃瓶粉碎制成瓷砖釉面材料。

    在该公司厂区,南都记者看到,在加工过程中,几乎全部采用机械化,只有在筛检过程中,有两名工人负责将少量不同材质的空瓶和玻璃瓶捡出来,大量的空输液瓶经过传输带,进入粉碎机。在经过消杀、风选、破碎、水浮、去纸、静电分离橡胶及铝盖、融化造粒这些环节后,生产出纯净透明的工业级再生塑料颗粒。

    从该厂出货单来看,除部分作为颗粒原料卖给了拖把生产企业、卫生洁具生产企业以及衣架生产企业外,大部分原料在该厂加工成了医用锐器盒和医用垃圾袋。生产成的锐器盒和医用垃圾袋绝大部分卖给了省内产出废品的医院,“现在河源、佛山每个月用掉的13万个医用垃圾袋和7万个锐器盒是我们这里制造的产品。”

    “由于回收制程长,投资规模较大,而且我们这类企业在广东省管制很严,因此获得牌照非常难。”罗海舟介绍,“实话讲,对类似输液瓶等一次性医疗废弃物的回收利用,也算是一种行业创新。”罗海舟认为,如果按照最原始的处理方式,通过医废处置公司进行销毁,是对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

    算笔账

    如果销毁

    每月烧掉104万元资源

    南都记者按照罗海舟提供的收运单据算了一笔账,保守估算,该公司一个月处理输液瓶的数量为120吨,每吨塑料颗粒原料的市场价为6000元,那么一个月通过这些废料产生的价值就是72万元。如果生产成卫生洁具或者锐器盒垃圾袋等,价值又会翻番。

    而这些废品如果进行销毁的话,每吨销毁成本为2700元左右,120吨废料仅销毁成本就达到了32万元。“销毁费用由产出的医疗机构承担,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罗海舟认为,假如进行销毁,等于是每个月将会有等价于104万元的社会资源被白白浪费掉了。罗海舟说,平均一个输液瓶净重90克,120吨处理量等于133万个输液瓶,也就是说该公司平均每月能够回收利用133万个输液瓶,直观点形容这数量,这133万个空瓶子能塞满整整20个大号集装箱。